<strong id="v74ma"><cite id="v74ma"></cite></strong>
  • <video id="v74ma"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v74ma"></source>

  • <source id="v74ma"></source>

    <source id="v74ma"><menu id="v74ma"></menu></source>

    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 > 人物 > 我們身邊
    投稿

    七旬畫家用100多天 畫了幅10余平方米的“老南京”

    2024-05-20 23:51:44 來源:揚子晚報紫牛新聞 作者: 點擊圖片瀏覽下一頁

     用文字記錄舊南京的不少,而用繪畫語言來表現南京百年,則是頗具勇氣的嘗試。日前,南京畫家施邦鶴繪就《金陵勝跡全圖》,在十余平方米的畫幅中展示了20世紀上半葉老南京的城市面貌。近日,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來到施邦鶴家中,聽他講述了這幅“百年南京”背后的故事。作為土生土長的南京畫家,他用手中的畫筆先后繪制了八幅南京全圖,既勾陳歷史片段,又記錄了當下南京日新月異的新面貌。記者了解到,除了畫家身份,施邦鶴還用20年時間整理、收集南京方言,想讓這份文化遺產得以長存。

    重拾消失的景觀、地名

    為百年城市變遷留下縮影

    記者來到施邦鶴的家中,聽他講述了這幅畫作的創作經歷。這幅剛完成不久的《金陵勝跡全圖》尚未裝裱,施邦鶴將其拿出,小心翼翼地將其攤鋪在畫室的地面上。

    這幅畫作尺寸為330cm*370cm,用彩墨畫成,幾乎鋪滿了施邦鶴畫室所有空出的地面。施邦鶴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,自己從去年年初就開始搜集資料,包括文字記載、歷史檔案以及實物圖片等,為了弄清楚一些老南京的地名,他還專門去檔案館和圖書館查找。

    《金陵勝跡全圖》

    在《金陵勝跡全圖》中,數不清的房子、大片的綠色植物、藍綠色的湖泊、蜿蜒的鐵路線……在老下關一帶,中山碼頭、浦口碼頭、煤炭碼頭、三北碼頭等在長江兩岸依次排開。“原來兩岸大概有幾十個碼頭,每個碼頭都有不同的功能,比如津浦碼頭就是一個專線碼頭,火車車廂一節節地運過去。”他告訴記者,自己上學時還坐過這里的火車輪渡。1928年8月8日,中山碼頭竣工,當時被定名為“津浦鐵路首都碼頭”,后更名為“中山碼頭”。1968年,南京長江大橋建成通車,輪渡的過江需求減少,中山碼頭的客流量迅速下降。而在近年,這里在繼續發揮過江交通作用的同時,又成為南京一處“網紅打卡點”,近百年的城市變遷,通過這張圖呈現了出來。

    老下關長江岸邊密集的碼頭

    令施邦鶴欣慰的是,因為畫百年南京,自己也重拾了很多逐漸隱入歷史的街名、景觀、老建筑等。比如現在的南京人對十三座城門的名稱非常熟悉,但很多人已經不知道這些城門長啥樣;八卦洲曾叫七里洲,莫愁湖西邊曾有一個跟其面積相當的劉塘……這些都體現在了《金陵勝跡全圖》中。

    圖中記錄下眾多城南老地名

    “還有,玄武湖公園曾經叫五洲公園,現在的環洲、翠洲、櫻洲……那時竟然叫亞洲、非洲、歐洲等,這個是我沒有想到的。”1934年4月,五洲公園改名為玄武公園,這一名稱只存在七年時間。

    “這張圖并非記錄了哪個具體年份的南京城,而是綜合了1900年至1949年南京的樣子,在一張圖上展現了老南京的面貌。”施邦鶴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。

    自己是土生土長的老南京

    在畫中加入“彩蛋”

    “聽上輩人說,我們施家早在明朝就住在南京了,祖祖輩輩生活在這塊土地上數百年,至今還有三個院子里都住著幾十戶一門姓施的后代。”施邦鶴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。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老南京,他對這座城市充滿情感,也在畫作中加入了不少自己的“彩蛋”。

    從這幅畫作中可以看到,那時的新街口地區非常熱鬧。“中央商場旁邊是大華大戲院,那邊是勝利電影院,而中央大舞臺就是后來的中華劇場……”在畫作上的不少歷史建筑間,還穿插梅蘭芳、卓別林的海報,以及各式廣告牌、信箋、電報單、徽章等老物件,這些大部分是施邦鶴的藏品。他希望用這樣的方式溯源歷史、留住記憶。

    施邦鶴將自己的藏品作為“彩蛋”畫入圖中

    在城南朝天宮附近有一條安品街,施邦鶴指著畫作上的“施寶塔宅第”告訴記者,“我就出生在這邊,祖上曾做過一品武官,在這里蓋了宅第,‘施寶塔’這個名字還是以前皇帝賜予的。”在《金陵勝跡全圖》里,他還畫上了父親工作過的郵局。

    施邦鶴介紹自己小時候生活的地方

    他還說,在城南一帶,不少老地名已經消失了,自己在這幅畫作中盡量將它們還原出來。

    先后創作八幅南京全圖

    希望能展出讓更多人看到

    施邦鶴1951年出生,數十年來經常出門寫生,南京城市的街景都在他腦子里。1997年,他開始畫第一幅南京全圖,畫到這張已經是第八幅了。

    第一幅是白描《金陵勝境全圖》,有十來個平方米。“那時候南京城市面貌日新月異,我便跟著畫南京全圖。就這樣一次一個想法,總想畫得不一樣,先后用線描、水墨、油畫、木刻各種手法畫個不停。” 2006年,他歷時一年多完成的三條屏《南京勝境全圖》在南京展出,這幅畫曾被上海大世界基尼斯評為中國最大的城市白描畫。

    這兩年,他又畫了兩幅油畫,力爭用不同的形式和風格展現南京。畫完后仍覺不過癮,他笑稱“腦子一發熱”,要畫一幅百年前的南京城,這個有挑戰性的命題讓自己充滿了激情和期待。

    施邦鶴和他的《金陵勝跡全圖》

    “我畫的不是地圖,而是畫作,因此用筆輕松,無視技法,沒有束縛。心情一放松,自然畫得愜意,享受著創作過程中的快感。用筆用墨也越來越隨意,兩支破筆一直陪著我畫完。”施邦鶴說。

    不過,即便這么講,但實際創作中并不輕松。因為畫幅超過10平方米,年過七旬的他只能把宣紙攤在地上,趴在地上下筆。每次畫上半個小時,站起來腰腿就不聽使喚,每天畫上個四五個小時便歇息了。

    在細細描摹這幅畫作上無數局部的同時,又不能失去整體。為此,施邦鶴每畫一會兒,就會站到桌上看看,“生怕謹毛失貌”。

    施邦鶴就這樣一邊畫一邊查找資料,歷經一百多天畫完時,宣紙的一些地方已被磨損。他笑著對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說,舊舊的色調、破破的紙張正好似老南京的歷史滄桑,“提支毛筆,穿著襪子,不停地在大幅畫面上走來走去的時候,好似駕著云在俯瞰南京城的每一塊土地。”

    現在這幅畫已經完成,但由于尺寸過大,掛在哪里是個問題。他希望有機會能夠展出讓更多人看到,“南京這個題材我還會繼續畫下去,可能用另外一種新的形式,這是我新的夢想,正在一步步做!”

    不僅愛畫南京畫

    還花20年整理記錄“南京話”

    施邦鶴現為國家一級美術師、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,原任南京書畫院版畫研究所所長等。因為愛好廣泛,隨性跟著創作沖動走,他曾在江蘇省美術館開過集版畫、油畫、線描、水粉等十個畫種的畫展,堪稱史無前例,此外,他還是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,寫過不少關于南京的文章,其中一些散文、隨筆曾發表在《揚子晚報》的繁星副刊上。

    “一個偉大的城市不僅有著悠久而輝煌的歷史,有自己的文化傳承,獨特的城市風貌,有個性的文明、特色的飲食,當然少不了獨特的地方語言。”在施邦鶴看來,應該讓南京話這份珍貴的文化遺產得以長存。

    這些年來,他熱衷于研究南京話,并堅持做好記錄和整理工作。在他看來,南京話能用兩個字,決不用三個字,簡明扼要,直指主題;南京話里還有許多哲理,樸實無華、通俗易懂;南京人講話很幽默,妙語連珠、形容得當。

    施邦鶴向記者展示自己收集、整理的南京方言材料

    “不論你在茶館酒樓,還是街頭巷尾,正宗的南京話俯首可拾,一拾一籮筐。我將它們整理成章,使之成為一部活著的、朝氣蓬勃的文化遺產。”同時,“說唱《喝餛飩》趣味無窮,活躍在南京舞臺上的陳峰寧的單口相聲讓人捧腹。隨著時代發展,層出不窮的現代南京話也在口口相傳,推陳出新。”施邦鶴花了二十年時間整理和收集南京話,與老南京聊天,用心并及時筆錄。床頭柜上放著筆和紙片,生怕明天忘記,他想通過出版這本書,配上地道的語音版,讓人感受到南京韻味。

    圖片和視頻素材:記者拍攝

    責任編輯: 孫麗
    版權聲明:
    ·凡注明來源為“今日報道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今日報道網所有。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    ·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網上投稿
    關于本站 | 廣告服務 | 免責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聯系我們
    今日報道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2005-2016 魯ICP備16043527號-1

    魯公網安備 37010402000660號

    四川骚妇无套内射舔了更爽,国产麻豆级婬片AAAA毛片A级,国产 欧美 在线,亚洲中文字幕在线播放
    <strong id="v74ma"><cite id="v74ma"></cite></strong>
  • <video id="v74ma"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v74ma"></source>

  • <source id="v74ma"></source>

    <source id="v74ma"><menu id="v74ma"></menu></source>